河北迁西:一起“债转股”案的诈骗疑云 - 独家 - bet36多少地方_bet36可以买滚球_bet365系统维护 bet36 bet36多少地方_bet36可以买滚球_bet365系统维护 bet36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主办 新闻热线 邮箱 欢迎来稿 记者沙龙 理事会馆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河北迁西:一起“债转股”案的诈骗疑云

  本刊记者/董阎礼

  2019年6月24日,怀着渴望焦虑的心情,河北省迁西县潘家口水库退休职工李晓红打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案件审查信息网,兴奋地发现自己才递交一个星期的申诉案件已经于6月20日被该院再审审查立案。


李晓红在写申诉材料

  李晓红激动地对记者说:“看到信息的一刹那,我禁不住热泪盈眶。”李晓红曾被情同手足的干妹妹、同事徐某骗去38万元。后在新闻媒体的多次呼吁下、在河北省承德市有关判决书的佐证下,迁西县人民法院认定徐某犯有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3个月,并责令徐某退赔李晓红136125.98元(另有20万元未能从银行调出证据)。“该案二审时,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徐某无罪。对此,我无法接受,为此又奔波了8年。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道的。这不,才几天,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对该案再审审查立案了,现在法院的办事效率真是越来越高了!”李晓红告诉记者。(本刊曾于 2013年6月下半月刊发表题为《熟人行骗,绕不开的亲密“陷阱”》文章对该案进行报道。)

  杀熟诈骗案前情

  2011年至2012年间,迁西县潘家口水库职工徐某数次向同事李晓红借钱,累计数十万元。李晓红比徐某年长一岁,平时两人以姐妹相称,情同手足。鉴于以往的情分,李晓红对徐某是有求必应。在徐某急需用钱的情况下,李晓红甚至把河北省三河市燕郊的某处房子抵押给典当行筹钱借给徐某用。

  关于这一点,在徐某2012年3月13日亲笔书写的借条中写得清清楚楚——“今借到李晓红38万元,其中30万元是用房本抵押、贷款”。当时,徐某口头承诺,此借款一个月就还。但直到第三个月,徐某还不还钱,抵押给典当行的房子的利息每月就7000多元,李晓红不得不借钱偿还贷款。而借完钱后,徐某忙得每天不见踪影,也不正常上班了,甚至还从杜某某等人处借钱。李晓红打徐某的电话也打不通;偶尔打通,李晓红一提还款的事情,徐某就支支吾吾、闪烁其词。李晓红有了不祥的感觉——燕郊的房子是他们夫妻给在部队服役的儿子买的婚房,万一有什么闪失可怎么办呢?

  颇费一些周折, 2012年6月14日,李晓红终于找到了徐某。

  徐某笑嘻嘻地说:“红姐,你放心吧。不瞒你说,我与郭某某等人合伙创办了辽宁凌源今明矿产品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明公司)。我向你借的30多万元都用在了公司上。我让郭总、公司还有我给你出份入股协议书,给你5%的股权。此协议加盖今明公司的公章。原来的借条也有效,这就等于给了你双保险。如果将来公司给不了你,我个人还你。”事已至此,李晓红也只能如此被动地接受了这张所谓的入股协议书。

  采访中,记者问李晓红:“你是债权人,既然不情愿,为何还要在入股协议书上签字呢?”李晓红回答:“当时我想,既然原来借条还有效,徐某又有工资,我的这点儿钱,她总不至于还不起吧?而且,我们是多年的干姐妹,这点儿诚信总该有吧。”

  让李晓红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两天后,徐某又打印一份甲、乙、丙三方的入股协议书,今明公司为甲方,李晓红为乙方,徐某为丙方。此协议表述:“经甲、乙、丙三方协商,乙方(李晓红)自愿入股今明公司,入股资金为38万元,自2012年6月16日视为该企业共同合伙人,该企业现有固定资产1200万元。”徐某和郭某某已经在协议上签了字,他们也让李晓红在乙方上快点儿签字;但此协议没有加盖公司公章,且此协议书明确写道“原2012年6月16日前所写的入股协议书作废”。同时,徐某口头告诉李晓红,“我个人写的借条也作废了”。

  替李晓红担心的亲属闻讯后,悄悄到今明公司暗访,结果发现该公司疑是皮包公司。公司的路面硬化和部分厂房都是被骗来的受害人垫资所建,徐某让李晓红签的入股协议纯属一场骗局。李晓红终于彻底醒悟了。她找到徐某坚决地要其还钱。徐某竟然翻脸说:“你的钱都入股份了,是你自己贪心想挣大钱,当初求我入股,如今又来找我个人要钱,岂有此理!”

  徐某的话让李晓红十分伤心和悲愤。在家人的开导和安慰下,李晓红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维权。于是,她多次到迁西县公安局报案,但该县公安局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不立案。于是,李晓红等受害人多次集体到迁西县人民检察院、唐山市公安局等部门去反映问题。很快,今明公司涉嫌诈骗的行为大白于天下,郭某某、张某某、马某某被承德警方逮捕。

  得知上述消息后,李晓红等受害人更坚定了依法维权的信心。2014年9月29日,河北省承德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承德市中院)认为“郭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前期大部分资金不到位……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故此,分别判处郭某某有期徒刑14年,同伙张某某有期徒刑6年、马某某有期徒刑5年”。

  承德市中院在其判决书中数次提到徐某——或将郭某某等被告人的部分款项汇入徐某个人账户,或在郭某某实施诈骗犯罪时所制作的假手续以及发传真等细节也都与徐某有关。所以,迁西县人民检察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要求该县公安机关对徐某进行立案侦查。2015年8月24日,徐某被警方刑事拘留(本刊曾于2015年9月下半月刊发表题为《河北迁西:一起杀熟诈骗案立案记》文章对此事进行报道)。

  有罪判决

  2016年,迁西县人民法院在迁西县人民检察院的公诉支持下,公开开庭审理徐某涉嫌诈骗一案。最终,法院判处徐某有期徒刑1年零3个月,并处罚款3万元,责令退赔赃款。

  一审判决后,徐某不服,上诉到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发回迁西县人民法院重审。迁西县人民法院减去1万元罚金,对徐某主刑期依然维持1年零3个月的判决。对于其所骗赃款,责令被告人退赔。

  迁西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某作为今明公司股东之一,明知今明公司没有按与凌源市人民政府所签合同投资,其本人也没有合伙协议投资,与郭某某一起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与李晓红签订入股转股协议,致使李晓红钱财被骗,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但认定诈骗数额136125.98元。

  徐某还是不服判决,再次上诉到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年10月18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和“疑罪从无”原则,认定徐某无罪。因为这个判决是在徐某退休前半个月下达的。徐某拿着这份判决去单位办理了退休手续,补了几年的工资。

  对于这个结果,李晓红百思不得其解,她想不明白的是“明明我是受害人,骗钱的人怎么就以一纸入股协议就把我的几十万元血汗钱白白侵吞了呢?”

  接到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后,李晓红向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邮寄了申诉状。

  李晓红认为,该判决不仅没有从刑事上追究徐某的犯罪责任,而且自己的钱也没有了说法。采访中,李晓红激动地说:“在我自己的损失中,一审时,有20万元没有得到迁西县人民法院的认定。这不是我没有提交证据,而是因为时间太久,涉案银行不给我调取相关证据。但在开庭时,我要求迁西县人民法院依职权从徐某账户上调取我的汇款记录(2010年1月至2012年5月),但法院未调取。我也不愿意给法院添麻烦,认为徐某受到处罚就算了。但我现在给省高院递交的申诉材料中,就要求法院依法调取我借给徐某这笔20万元的证据,否则,徐某的欠款就不会是38万元了。”

  说罢,李晓红还出示一份正在承德监狱服刑的郭某某的一份书面证明。该证明称:“2012年3月,我和徐某、杨某某成立了今明公司。徐某占30%的股份,我从来没有让徐某从李晓红处借过任何款项。对于徐某与李晓红之间房屋抵押借款事情,我从不知情,这笔借款发生在公司注册登记之前。”

  那么,李晓红的代理律师对此案持何观点呢?

  代理律师的观点

  2019年6月26日,记者专程赴河北唐山市,采访了代理李晓红申诉案件的河北唐兴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智龙。


本刊记者董阎礼(左)在采访该案代理律师

  王智龙认为:“诈骗罪主观要件的关键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客观上‘虚构事实’。徐某在2013年6月26日将李晓红的38万元个人借款,以转股为名,行诈骗之实。因为徐某事先打好了书面协议,内容有一句话‘今明公司现有固定资产1200万元’。这完全是虚构事实。所以,徐某的行为构成诈骗。”

  记者问王智龙:“既然徐某说她本人将5%股份转给了李晓红,那么,在没有工商登记、备案、股东会议纪要等形式要件的前提下,这样的股权转移有效吗?”

  王智龙回答:“按照有关股权登记规定,是应该按照你说的那样操作的。但在实践中,也有一些隐名股东,可以不去有关单位变更、登记、备案,只要股东内部有会议纪要等文书认可即发生效力。本案中,将徐某的一系列行为联系起来研判,就可以认定她是虚构事实,骗取李晓红的钱财,涉嫌诈骗。”

  记者手记

  采访结束后,作为追踪报道此案6年的记者,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因为诈骗罪不仅使他人经济上受到损失,还彻底摧毁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是对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破坏。所以,对所谓的“债转股”,利用亲朋好友善良、单纯、信任的违法犯罪行为,必须依法打击。在此提醒广大读者,经济交往中不要轻信任何人,因为熟人也会作案。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