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级督导组督办扫黑除恶案难推进 - 独家 - bet36多少地方_bet36可以买滚球_bet365系统维护 bet36 bet36多少地方_bet36可以买滚球_bet365系统维护 bet36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主办 新闻热线 邮箱 欢迎来稿 记者沙龙 理事会馆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两级督导组督办扫黑除恶案难推进

本刊记者? 佟威

? ? ? ?一起被中央扫黑除恶第12督导组和第14督导组分别督办的案件,犯罪团伙在黑龙江省和天津市两地涉案,天津市和平区检察院已经对该团伙中的8人进行批捕,但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公安局竟至今仍未立案。受害人多次要求提级侦办,绥化市政法委扫黑办在答复受害人已经提级侦办后,绥化市公安局扫黑办却依然将案件转批到兰西县公安局办理,受害人许某对此十分无奈:“难道扫黑除恶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形式?”
?
(兰西县公安局)

? ? ? ?团伙多次打砸残害商户竟只是寻衅滋事?

? ? ? ?近日,一些媒体报道称:在中央扫黑除恶第12督导组和第14督导组的督办下,天津和平区警方与黑龙江兰西县警方联合侦破天津沐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沐森公司)代某伟团伙涉黑涉恶案件,和平区检察院对该团伙部分成员批准逮捕,并在两地深挖该团伙遗漏成员和保护伞人员。
?
(代某伟等人被批捕后,受害商户田龙接到的法律援助告知书)
?
? ? ? ?然而,有受害人向《法律与生活》反映:在该团伙部分涉案人员被批捕后,相关办案单位并没有按照扫黑除恶督导组的指示认真侦办此案,都在观望和掩盖事实真相,涉嫌该团伙主要保护伞人员至今仍然正常工作,案件被绥化市扫黑办转批到兰西县公安局以后,一个多月的时间竟然连案都没有立。和平区公安局扫黑办也只是对该团伙多起案件中的两起伤害案立了寻衅滋事,对后续多起案件不予侦办和受理。
?
? ? ? ?据了解,沐森公司经营管理着天津市和平区欧乐时尚购物广场的4—9层和地下负一层,每年的经营收入近亿元,现法人代表刘某竹,实际控制者是刘某竹背后的人,这个团伙觊觎此商场已久,通过暴力强抢等手段,争夺沐森公司实际控制权。

? ? ? ?2018年7月25日,这帮团伙十余人,以暴力手段对沐森公司实施抢夺,将沐森公司关某殴打致四处轻微伤。

? ? ? ?据受害人许某描述:此后近一年时间里,代某伟、赵某海(刑满释放人员)、王某鑫、陈某明等十余人团伙在商场多次无缘无故对商户进行打砸和暴力恐吓,除对关某造成轻微伤外,还有王某宇、赵某、田龙、谭健、张某等多名受害商户都被殴打致轻伤二级和轻微伤,商户被打砸现场满地是血。

? ? ? ?许某称,犯罪团伙的嚣张跋扈,与当地公安部门不作为相关。早在2017年欧乐商场地下一层装修时,这帮团伙就开始无故暴力殴打高某元等人,和平区金街派出所从不抓人,只做调解,才导致这个团伙愈加变本加厉、无法无天。

? ? ? ?无奈之下,多位受害商户在报案无果的情况下,只能将案件线索举报至中央扫黑除恶第12督导组和第14督导组,在督导组受案督办后,和平区公安局扫黑办只对王某宇和田龙等两起伤害案以寻衅滋事罪进行了侦办和移交,而对其他报案人及案件置之不理。

? ? ? ?涉案多起,撕毁扫黑办线索征集公告未被立案追责

? ? ? ??许某向《法律与生活》记者介绍说:在当地司法机关工作的单某和顾某,都与这个团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长期往来于黑龙江和天津两地。单某被沐森公司法人刘某竹聘为沐森公司总经理,顾某被聘为沐森公司执行总经理。

? ? ? ?许某讲述的一些情况,得到了公开渠道证实。据当地一些媒体报道,这是一个典型具有保护伞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该团伙以天津沐森公司为基地长期豢养两劳释放人员流串天津与黑龙江兰西县两地作案数起,涉及寻衅滋事、垄断行业、暴力讨债、玩套路贷、倒卖盗抢车辆、包庇逃犯、制造冤案、虚假诉讼、敲诈勒索,以血腥残暴等手段欺行霸市,打击报复证人和受害人,涉案金额上亿元。
?
? ? ? ? 在关某、许某等多位受害人坚持举报至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后,天津市和平区扫黑办在2019年6月初,在欧乐商场公布数百张该团伙犯罪线索的征集公告,但在6月4日晚,数百张公告被人全部撕毁。许某又多次向和平区扫黑专案组报案反映情况,但都不了了之。??
?
? ? ? ?记者调查:扫黑案件层层转批,各级办案单位击鼓传花
?
? ? ? ? 为核实相关媒体报道和许某等受害人反映的情况,7月24日,《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黑龙江省兰西县,希望能够见到相关涉案人员了解相关细节。兰西县委宣传部相关领导帮助协调了兰西县政法委扫黑办,政法委扫黑办答复称,该案已由县公安局办理。随后,记者从兰西县公安局分管扫黑的王副局长处得知,该案是7月份才得到的线索,还没有到答复是否立案的时间。而关于报案人提出提级侦办的问题,兰西县公安局则讳莫如深。

? ? ? ?记者从许某提供的录音里得知,早在6月17日,绥化市政法委就通知许某已经受理了扫黑督导组督办的有人涉嫌充当黑社会保护伞案件,而且已经受理提级侦办,转批给了绥化市公安局扫黑办。6月19日,许某却接到绥化市公安局扫黑办的电话,告知该案又被转批到了兰西县公安局,而对当事人申请提级侦办的诉求却只字未提。

? ? ? ?从6月19日的转批到7月份才接到线索,绥化市公安局扫黑办和兰西县公安局王副局长究竟谁在说谎?
?
? ? ? 为了解案件究竟处于何种状态,记者又电话联系到了兰西县公安局公共关系大队的于队长,于队长表示该案正在侦办,不便接受采访。那么该案究竟有没有立案?提级侦办的申请是在哪里被搞丢的?绥化市公安局和兰西县公安局两级扫黑办为何如此神秘地掩盖该案流程?
?
? ? ? ?无奈,记者拨通了该案负责人、兰西县公安局负责该案调查的刘警官电话,在得知记者身份后,刘警官直接挂断电话。
?
? ? ? ? 受害人许某十分迷茫:“其实早在今年3月份,我们受害人就已经跟兰西县公安局报过单某的涉黑案件了,但是到了兰西县公安局,不管是上级转批还是群众报案,都如石沉大海,让人看不到一点希望。扫黑督导组督办的案件经过层层转批,最后到兰西县这种基层办案单位就烂尾了。”

? ? ? ?7月30日,记者赶往天津市和平区公安局扫黑办,李教导员在核验完记者证和相关采访手续后告诉记者,要经过市局同意才能接受采访。而在天津市公安局的门卫室,记者近20次拨通公安局的总机,其中近十次被转接到天津市公安局新闻宣传中心,但均无人接听,随后的近一小时时间里,总机未能转接到任何有效的联系人。
?
? ? ? ?记者只能驱车赶往天津市政法委扫黑办,希望能够对接采访,在政法委门卫室提供了相关证件和介绍信后,门卫拨通了办公室电话,一郑姓工作人员在问明记者来意后,记录了相关问题并留下了记者电话,称会有人联系记者。
?
? ? ? ?在记者即将离开天津时,和平区公安局扫黑办专案组于某给记者打来电话,对该团伙涉嫌犯罪为何只侦办田龙和王某宇被伤害两起案件进行解释称:是因为其他案件都是口头报案,没有相关证据支撑,才导致无法立案的。
?
? ? ? ?对此,受害人关某并不认可:“当时我被打是办案单位金街派出所带我去做的法医鉴定,另外我们已向专案组提供法医鉴定和案发现场视频等证据证明这起伤害案件,就连之前代某伟团伙撕毁线索征集公告的案件他们都不查,还如何彰显法律的公正与威严!”

? ? ? ?对于这起两级督导组督办的系列案下一步走向,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